【白芳】苦酒

  知乎“24小时前,我死了”的梗,不过没用第一人称_(:зゝ∠)_(不是很拿手)
  主白芳,狄芳亲情向
  没有粮快要饿死了,以及有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玩啊啊啊

   ***

  十二个时辰前,李元芳死了。

  这个结局非常的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毕竟王都密探可是个危险系数非常高的工作,他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罢了。

  李元芳呆坐在自己的尸体前,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直到阳光照在他身上,尸体被发现。

  那人慌不择路的转身跑去,嘴里喊着死人了,还差点一头撞在墙上,让李元芳有点想笑。不过托他的福,很快就有官府的人来了,有人认出死者是密探,又匆匆忙忙赶去通知狄仁杰。

  李元芳依旧坐在原地,看着一群人因他忙的转来转去,迟钝的开始疑惑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死了,没错,暴露位置被追杀,”小小的少年揪着自己的两只大耳朵喃喃自语,“可我还在这里啊……变成鬼魂了?”

  他因自己可怕的猜想颤了一下,随后又忘了所有在脑中盘旋的想法。

  狄仁杰来了。

  治安官的头发有些凌乱,气息也不稳,想必是一路跑过来的,李元芳看到他皱着眉头,眼中的阴郁仿佛要滴出水。

  这可是那个狄大人啊?当密探跟在他身边那么久,李元芳从来没见过狄仁杰这副模样,他从地上站起来,伸出手踉踉跄跄的跑向了治安官。

  “狄大人……狄大人……”颤抖的声音自李元芳口中发出,发现自己死亡后强装的镇定在这一瞬间全部崩塌,害怕夹杂着委屈一瞬间全部在少年小小的胸膛里炸开,震的他的眼泪几乎要冲出眼眶。

  可狄仁杰没有听见这呼唤,他单膝跪地查看密探的尸体,然后闭上眼咬紧了牙,像是在忍耐什么。在他起身的时候,正好错过了李元芳来抓他衣袖的手。

  “调查过后……由我安排安葬之事。”最后四个字狄仁杰说的很轻,表情却在转身的一瞬间变成了办案时庄重的模样。任务是他安排给密探的,但他没有太多时间去难过,必须尽快逮捕犯人,不仅为了长安城,还为了李元芳。

  李元芳愣在原地保持着伸手的姿势看着狄仁杰带着官府的人和他的尸体离去的背影,眼泪终于掉在了地上。

  他低垂着头用手背擦着不停涌出的眼泪,抽噎着,喃喃自语着,“我该怎么办啊……还有李……”

  李元芳突然顿住了,停住抽噎猛地抬起了头,“还有李白……李白!”

  想到自家那个诗仙恋人,李元芳赶紧三两下擦干了眼泪,几个动作翻上了房顶极速离去。

  李元芳出这次任务去了好几天,而李白又是不常待在长安城的人,此行与其说是找,不如说是撞运气。于是直到夜晚,李元芳也没能看到那个带着酒葫芦脚步轻飘的身影。

  他今日转遍了整个长安城,看尽往日熟悉的风景,在傍晚回了趟家看见弟弟妹妹们一如往常的生活。把手虚放在每一个家人的头上揉了揉,李元芳笑着离开了家,他知道狄大人会安排好他们的。

  寻找的最后一站是狄府,此时已经是深夜,天上的繁星灿烂,月光盈盈洒满街道,让在屋顶奔跑的李元芳放慢了脚步。

  “跟那天真像啊……”李元芳抬头抖抖耳朵这么想道。

  虽然说“像”,但其实那天的星星更亮,月亮更圆。

  李元芳难得的“早早”结束了密探的工作,回到自己的屋子后累的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倒在床上就跟周公见面去了。
 
  但没过多久,就有一阵敲击的声音把他吵醒了。感情告诉他别管接着睡,密探的警觉却强迫他睁开眼翻身下了床。

  一手摸上腰间的飞镖,李元芳悄无声息的靠近了窗户,猛的打开窗户后他一个翻滚掷出飞镖迅速躲到了床后。

  没有惨叫,李元芳偷偷露出一只眼看向窗外,发现来人用两指接住了自己的飞镖。

  那黑色半指护手和嘴里的草……

  “李白!”李元芳气冲冲的站起身从床后绕了出来,抬头皱眉跟这位不速之客对上了视线,“你大半夜干什么啊?差点打算用刃风削死你了!”

  站在窗外的李白眯起眼笑了,他摆了摆手说道,“不妨事,我躲得过。”

  “你!”李元芳快给气冒烟了。

  “别生气嘛,”李白伸出手揉了揉李元芳的头,另一只手指了指窗外,“今天天好,一起出去看星星吗?”
 
  李元芳其实是拒绝的,大半夜的出去看星星,他一点都不觉得浪漫,甚至想关窗户回去睡觉。但不知怎么的,看着李白笑着垂眼看他的模样,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好吧……”

  “嘿!”李白瞬间笑的更灿烂了,他转过身在背后做了个托举的动作,“我来背你吧?”

  “谢谢不用了!”李元芳红了脸,撇撇嘴没好气的打了一下李白的手,翻过窗户站到了他身边。

  “走吧?”

  “嗯。”深夜无人,小小的密探牵起了诗仙的手,诗仙紧紧回握了他。

  月光柔柔洒在两人身上,仿佛这就是一辈子了。

  虽然刚刚坚定的拒绝了李白要背自己的提议,但刚走到一半的时候李元芳已经困的快要靠诗仙大人扯着走的地步了。

  李白笑了笑,松了手蹲下身把小密探背在了背上,已经困得不行的密探非常配合的环住了李白的脖颈。

  “元芳,”李白散步一样往前走着,偏头凑在李元芳的耳边轻声说道,“今天的星星真好看啊。”

  “嗯……”李元芳迷迷糊糊的在李白的肩膀上蹭了两下,说道,“李白比星星好看……”

  没料到背上的人会这么说的诗仙大人愣了一下,随后笑了出来,“哈哈哈,元芳原来还会说这种话啊。”

  背上的人已经彻底睡着了,没再回应,于是也没看到月光照耀下李白那双凝视着他的盛满了温柔和喜悦的碧绿双眼。

  “做个好梦。”

  睡梦中的密探露出了微笑,也许是梦到诗仙大人了吧。

  回忆到此,李元芳咬紧下唇加快了步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以这种形式留在人世多久,今天必须找到李白。

  李元芳落在狄府里时习惯性的先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也许是老天听到了他的请求吧,匆匆一眼却正好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站在窗旁。

  是李白,他正在执拗的一遍遍敲着窗户。

小小的少年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他身边,双手去抓他的手臂却一次次从中穿过,少年的声音变得颤抖,他大声对李白喊道: “不要再敲了,我在这里啊!”

  李白的动作一下停住了,李元芳惊喜的以为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但他却穿过了面前人的身体径直走出了狄府大门。

  “对啊……我已经死了啊……”李元芳低头看着自己颤抖的手,咬紧了牙不让眼泪落下来,“那至少看着他……”他跑着追向了李白。

  李白出了狄府大门后并不停顿,已有目标似的走去。

  夜已深,街上除了诗仙外一个人都没有,李元芳跟在他后面,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寂寥和孤独死死缠住了他。

  可李元芳又能怎么办呢?现在的他除了看着他什么都做不了。

  李白要找的地方很快就到了,李元芳记得这是上次他们计划看星星的地方,不过因为他睡着了所以看星星变成了看日出。

  身手矫健的诗仙三两下上了高台,坐在了原先坐过的位置,然后就再没了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月亮。

  星星没有那天亮,月亮也没有那天圆,身旁暖暖的温度也不见了。

  李白扯起嘴角笑了,他取下了自己的酒葫芦用拇指拨开塞子,仰头痛饮一口,随后突然大笑出声。

  李元芳站在他身边,皱眉看着他笑的前仰后合,只觉得自己又要哭了。

  “啊……”李白停住了笑,对着月亮举起了自己的酒葫芦,然后将酒从头顶浇了下去。

  葫芦不小,酒仿佛源源不断一样浇到李白的头上,顺着脸颊流下去,像眼泪一样。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李元芳正双手合并挡在他的头顶。

  酒尽数从李元芳的手穿过,但他却坚持着这无用功,直到子时将近,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小小的密探站在诗仙面前,微俯下身虚抱了一下他,站起身又给了他一个最灿烂的笑容。

  “我先走啦。”李元芳的语气说的像是明天见一样,但他心里清楚这已经是最后了。

  子时到,李元芳消失了。

  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李白垂下拿着葫芦的手,偏过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喃喃道。

  “元芳,这酒,怎么是苦的啊……”

  最后一滴液体从李白脸颊划过,让人分不清到底是酒还是泪。
 

     END

  没啦没啦,马上要返校了写的很糙,欢迎捉虫找我玩啊啊啊啊啊
  感谢你看到最后w能给我评论的话那真是太感谢了!
 

 
 

评论 ( 6 )
热度 ( 42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