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霸】睡得香,身体棒(大纲流)


突然诈尸
如标题,是个大纲,上学使我心力交瘁无力写文
精怪设定。
OK的话,来次狗!

——

柳念一百岁那年问他爹,"我到底是什么变的?"他爹手底下做着自己的事,头都没抬,"你?脚凳变的。"

这话一说出来,成功的把柳念给吓懵了,扑到爹怀里就是哭,一边哭一边问他,爹你是银杏树变的我怎么是脚凳啊,我是不是亲生的啊?他爹赶紧哄他,但到最后也没说他是自己亲生的。

这孩子也是奇特,关注点在他和爹不是一个种类,一点也不关心他爹姓叶他姓柳。

后来柳念又大了一点,他一脸严肃,跟他爹说,"我觉得我不是脚凳变的,我感觉,我有一种贵气。"在外老被别人说是如风君子的叶君翻了个白眼,说,"你还贵气,没有jio气就谢天谢地了。"

得,这下又把这小祖宗惹哭了,他哭的撕心裂肺惊天动地,猫都给他吓炸毛了。而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叶君赶紧把他楼进怀里又是拍背又是抱高高的给哄,最后还答应他去城里玩,这才让柳念止住了眼泪,乖乖趴在他怀里吸着鼻子打起了哭嗝。

道行尚浅的柳念还是看不出来自己是什么变的,别人也看不出来,以至于在山上和小伙伴吵架,别人吵不过他就拿这个欺负他,故意问他,"柳念你到底是什么变的啊?"柳念心里蹦出来他爹的那句话,但他就是倔着不想说。不是觉得脚凳丢脸,而是他真的觉得自己不是脚凳。

回家的路上他越想越委屈,到了家里看见叶君也什么都不说,自己脱了鞋上了床拱进了被子里,团成了团。
叶君就问他怎么了,他就把心里想的都跟叶君说了。也没哭,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他对叶君说这样什么都不知道活了一百多年感觉就是很不对劲。

叶君沉默了,他面色平静,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说,"真的那么想知道自己是什么变来的?"柳念重重的点了点头。叶君长长吐了口气,说,"即使过程会痛苦不堪?"柳念心里涌起一点害怕,但还是点了点头。

得到他的答复,叶君让他在床上躺好,然后收了在他身上箍着的自己下的禁锢。他看着柳念在昏睡过去的瞬间被一股黑红色的气息给裹了起来,片刻后只剩一只布满裂痕的玉枕留在了床上。

柳念感觉自己像是被抛进了火海,全身上下被火舌舔舐着,烧着他的神识,但又有某种不知名的情感坚守在他心底,让他保持一丝清明,向着想要寻求的答案伸出了手。

——回忆杀

他们两个本来是同一个府里的东西,但是谁也不知道有对方这么个东西(?)

后来府中出事,逃亡中柳念被遗落在外,府中燃火,叶君化形逃了出来。但虽说逃出来了,树干和枝叶还有些许根被火燎了受了伤,非常有缘分的,他逃出来后倒在了柳念旁边。

虽然没化形,柳念还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当时的他以为叶君快死了就给他了个好梦。

叶君趁着在梦中,缓过了气息,醒了后也没说啥,瞥了他一眼就抱着玉枕念跑路了。

年龄比叶君小很多很多的柳念有了他的帮助也很快化了形,两个人就结伴走天下去了。叶君的那个嘴对上柳念真的是不留情,一开始柳念不知道怎么回嘴,经常气的红了脸,后来倒也学的能跟叶君拌两句嘴了。但有时候他拐不过来弯,还真有点觉得叶君贼嫌弃他。

但是,就在一个晚上,一个美好到精怪也会做梦的晚上,叶君梦见了府中的大火。而柳念则施法给了他一个好梦。柳念不喜欢给别人美梦的时候还由自己操控,通常是由着那人心中所想要的来的,于是他就站在叶君的梦里的银杏树后什么也没做。

但他是什么也没想做,叶君可没这么想。

他知道自己在梦里,但他不知道这是柳念给的梦,于是在发现躲在银杏树后的柳念时,叶君拉住了他,给了他一个吻。

然后就是啪啪未遂。柳念红着脸强行结束了梦,叶君也醒了过来(他们俩睡一起的,省钱),两人大眼瞪小眼相对无言,最后谁也没提刚刚的梦,默契的一翻身假装无事发生。

后来就,有点老套的,他们遇上了一个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无敌最正义并且有真本事的道士。

叶君重伤,不是纯靠着自己吸收灵气化形的柳念则因为想救他而走火入魔失去理智,织出了最具有攻击性的梦想要拉道士入梦。

但叶君明白,要是这道士死在柳念造的梦里,那就真的没办法挽回了。他撑着一口气,一声声叫着柳念的名字,心中挣扎万分,最后还是颤着声音说出了也许是他们两个都在期待着的话,"柳念,我心悦你……"

柳念的眼中闪过一丝水光,他浑身颤抖着,变回了玉枕,掉在了地上。而那一滴可能代表着欣喜的泪水到底还是没有来得及落下。

叶君摇摇晃晃站起身,抱起柳念离开了。他到了一座山上,扎根在了那里,而柳念则被装在一个盒中,藏在他的身边

也不知多少日日月月升起又落下,叶君又一次化了人形,把柳念取了出来。

打开盒子,入眼的是一只遍体布满红色裂痕的玉枕,叶君的手始一放上去就被侵蚀了一块皮肤。他明白,当时还是晚了一步。

于是叶君就耗了自己大半元神,在柳念身上下了个禁锢,重新帮他化形。至此,柳念这个存在,几乎就算是重头开始了。但也只有这么做才能再次看到活生生的柳念了。

几年后,柳念睁开了眼,就见有个人一直盯着自己看,他问,是谁?那人笑了笑,对他说,"我是你爹。"

孩童模样柳念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说,"哦,是爹。"
就这样,叶君带着几乎是一片空白的柳念过了一百多年。

他不敢解开禁锢,不敢告诉柳念他本来是由什么化形的。说他怕也好,说他自私也罢,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叶君都不想再看到那时走火入魔痛苦不堪的柳念。于是他看着现在什么都不记得的柳念,想着,这样也挺好。

——回忆杀结束

柳念睡过去后所感受到的痛苦,随着记忆的一点点明朗而消散了,所看到的叶君的回忆也到此为止。

变回原来身量的柳念睁开眼,看见叶君趴在床边,一只手还紧紧抓着自己,他心里一股无名火夹杂着委屈升起,坐起身一拳就敲在了叶君头上,他吼道,"这一拳打你,是报你让我喊了你一百多年爹的仇!!!"

叶君震了一下,知道柳念这是都想起来了,他扫开柳念还放在自己头上的拳头,却又被打了下头,“这一拳打你,是因为你居然觉得我什么都不记得更好。”

叶君抬起头想说些什么,但却在抬起头的瞬间被柳念吻在了唇上。柳念轻轻贴着他的唇,带着几分委屈几分赌气小声说道,“我能挺过来的……”

“是我的错。”叶君伸手抚了抚柳念脑后的头发,加深了这个吻。

一吻毕,柳念稍稍拉开距离,他垂眸对着叶君轻轻微笑起来,一如叶君记忆中熟悉的模样,他说,“还有,我也心悦你。”

“我知道。”叶君也笑了起来。

End!

小彩蛋

柳念:所以,接下来能换你叫我一百多年爹吗?

叶君:不能。(冷漠.JPG)

柳念:为什么啊???

叶君:你就这么喜欢乱伦?

柳念:你怎么有资格说我,还不是你叶君先让我叫了你一百多年爹的?!

叶君:我当时就跟你开个玩笑,谁知道你真喊我爹了,枕笨不能怪旁人啊。

柳念:……死情缘吧。

我,想要评论qnq(脸呢)

评论 ( 6 )
热度 ( 53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