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游】患

无料文

和yo酱的合文 @午夜 (试一试能不能艾特

主治凌牙x病患游马

前方高甜

————————
 
 “早上好啊凌牙先生,今天也去游马那里吗?”普通平常到让人有些厌烦的早晨,凌牙走在医院的过道时被一个准备下夜班的小护士搭了话。

 “啊是啊,身为他的主治我还能去哪儿啊。”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凌牙并不打算跟她再多说些什么,匆匆说了句抱歉就快步向游马的病房走去。

 游马最近的情绪有点不太稳定,就算现在时间很早也不能多耽误。

 终于看见了游马那被小孩子贴了贴画的病房门,凌牙换了左手抱着资料夹,身体微微前倾右手做出了想要开门的动作,能看得出来他很急。但凌牙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了开门的动作,而是伸手敲了敲门说:“游马我进来了!”也不等里面有回应,凌牙就把门给推开快速的走进房间。 
 
 走进房间凌牙发现游马早已起床,趴在窗子上很开心地在看些什么。时不时还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凌牙没有急着过去,他帮游马把睡的乱七八糟的被子给叠整齐。
 
 叠好被子准备叫游马吃饭时凌牙发现,游马半个身子已经在窗子外边马上就要掉下去了。凌牙感觉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拳无法思考,还没等思维恢复身体便反射性的冲过去把游马从窗子上拉了下来。
 
 把游马拉下来后凌牙脱力了一般抱着游马坐倒在了地上。“真是的!你在干什么啊!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啊!要不是我把你拉住了,你就掉下去了!这可是12楼啊!掉下去你就…………你在听我说话吗游马!唉……算了从以前你就是这样……”看着怀里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游马,凌牙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啊!鲨鱼!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等你好久了来决斗吧!我和Astral讨论了很多策略呢,鲨鱼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还是会好好思考策略的!”,凌牙收回无奈的眼神摸了摸游马的头“决斗还是等吃完早饭再说吧,看你的样子应该差不多痊愈了很快就能出院了。”
 
 游马从凌牙怀里跳出来,站在门口冲着凌牙做鬼脸:“鲨鱼总把我当小孩子!当然啦区区这点小病怎么可能难倒我!不是要去吃饭么,快走吧吃完一定要和我决斗!我都好久没和鲨鱼决斗了!一飞冲天啊我!”说完游马就向食堂快速的冲了过去。
 
 凌牙站起来拍了拍白大褂上的灰,宠溺的笑了笑“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明明就像没有长大一样。”
 
 游马和凌牙吃饱以后满足的从食堂走出来,“食堂阿姨的决斗饭团还是那么好吃呢!虽然还是比不上奶奶和小鸟做的!既然已经填饱肚子了,来决斗吧鲨鱼!说好了的哦!”
 
 凌牙看着湛蓝明亮的天空,几朵起来软绵绵似棉花糖的云,像被太阳给晒化了一样在天上随着风缓慢的飘动着。“呐游马,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去花园逛逛吧。最近你老是呆在房间里也不出来运动了。决斗就等下一次吧,我答应你。”
 
 “……好吧!那就下一次吧,我们去对面的花园里转一转吧!”虽然更想决斗但是游马想了一下还是同意了,两个人向着花园走去游马还是依旧和个孩子一样这边看看那边摸摸的。
 
 准备一飞冲天过马路的时候一名男子突然向着游马撞了过来,两个人都坐在了地上:“抱歉!你没有受伤吧!有没有哪里擦伤了!”游马立马从地上爬起来跑过去看被撞倒的男子有没有受伤。“没事的都怪我不注意,倒是你,没事吧?”那人也从地上站起来跟游马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没事没事!我可是经常有在运动的!你没事就好!那我先走了,以后走路要注意一点啊!”游马看那名男子也没什么事就打算和凌牙去公园,看着那个男子走了以后游马感觉身上有点奇怪但是思考了一会也没想到什么就走了。
 
 “切,费了我半天劲。还以为是金子的结果什么都不是,这东西要了也没用扔了算了。”说完就随手一扔,头都不回的就继续去找下一个目标。
 
 温暖的微风和阳光给这个平常有些冷清的花园带来了许多住院的小孩子玩耍的笑声,看护的大人们站在不远处看着孩子们暂时忘了病痛的笑脸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个个子较高的人的出现让这些孩子们更加兴奋起来。一群还不到游马腰部的小孩子抱住他的腿缠着他问这问那,要游马陪他们玩。而凌牙则在和那些大人们讨论着什么。
 
 “呐呐!游马哥哥!医院外面都有哪些有趣的东西啊?我从小就一直住在医院都没有出去玩的机会!”一个脑后扎着小辫子的小男孩抓着游马的衣服下摆仰头看着比他高的游马眼睛闪闪发亮的问道。
 
 “嗯——要说有趣的东西当然是决斗啦!对吧Astral?”游马看向右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发问的孩子歪了歪小脑袋也往游马的右边看去,什么都没看到的他皱着眉撅起嘴又一次提出了问题:“游马哥哥,As……As是谁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是Astral!他是来自星光界的使者,现在住在这个皇之键里!一般人是看不到他的……!?” 游马习惯性的想扯起脖子上一直带着的皇之键给他们介绍Astral时却发现皇之键不见了。
 
 “游马哥哥怎么了?”
 
 游马慌乱的在身上翻找着但没有任何发现,眼睛红红的像要哭了一样: “没有……没有……去哪了我明明一直有带着的啊!”
 
 “游马!?怎么了?”察觉到不对的凌牙赶紧跑到了游马身边扶住了他的肩膀紧张的问着。
 
 “鲨鱼皇之键不见了!!我明明一直……一直……对了会不会是刚才撞掉了!我们去找好不好!”想到了刚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的游马,颤抖的手抓着凌牙的衣服紧张的问着。
 
 听到游马说皇之键不在了凌牙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但还没等凌牙想清楚那种感觉的时候。游马已经向马路跑去了。
 
 远远地就看到了皇之键在路上躺着的游马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走过去的时候,一辆车子快速的驶来,重重的从皇之键上碾过去了。
 
 还没从喜悦的感觉中出来的游马就这么直直的呆在了路边。“游马你……没事吧……”赶过来的凌牙就看到游马呆呆的看着马路上的碎片,“一定会好的……一定会自己复原的……就像当初鲨鱼踩碎了一样……”游马目光呆滞的自言自语,但是皇之键依然就是破损的样子。
 
 “是吗,对啊,Astral他早就离开了啊。所以皇之键才无法复原,对啊就是这样我怎么会忘了呢……”没有去回答凌牙,游马就像断线了一样低着头小声的说着,“没关系的!一定没关系的!就算没有了Astral我也能……就算没有了Astral……”
 
 “游马……”凌牙皱起了眉一手握住游马的手,另一只手抚上他的脸让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脸,“冷静下来游马,没关系,没事的。我,还有大家都还在啊。”
 
 “对……对啊!还有大家在啊!”明明快要哭了可是游马还是强迫自己露出笑脸,他心里明镜一样明白现在自己皱起的眉和颤抖的嘴唇会让凌牙生气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该死的这个病就是这么令人困扰。
 
 但出乎意料的是凌牙并没有生气,他松开拉着游马的手对着站在一旁因为担心赶过来的孩子笑了笑开口说道:“游马哥哥等下还有事要做,乖孩子能先回家长那里吗?”
 
“嗯……那下次见啦,游马哥哥有什么难过的事可以跟我说哦!别看我这么小但我懂的可是很多的!”他一边倒着走一边向着游马挥着手,看到游马也跟他挥了挥手后就转身向着家长那里跑去了。
 
 叹了口气凌牙揉了揉游马的头后拉住了他的手:“走吧我们也回去了,我给你带了决斗饭团。”
 
 “好,中午也要吃好吃的!鲨鱼一起吃吗?”游马反握住凌牙的手两个人往住院部走着。
 
 “……”凌牙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怪怪的,不过很快就调整回了平常的笑容:“好啊,不过再这么下去你可是要变重了。”
 
 “才不会!我可是每天都有好好运动的!”
 
 “如果你说的运动是指在屋子里到处乱蹦的话那可不算啊。”
 
 “我哪里有到处乱蹦!”游马反驳道,要不是凌牙拉着他他就要跳起来了。
 
 凌牙没再接话,紧了紧拉着游马的手加快了脚步。
 
 能一直这样的话……就算是妄想也好,只要能……
 
————————
 
 在游马的每日例行检查和服用药物还有其他的零碎事情结束之后也是凌牙该下班的时间了。换好便装的他并没有回家而是又回到了游马的病房,几次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看着凌牙呆站在门口几分钟游马终于忍不住问道:“鲨鱼?怎么了?”
 
 “游马你……不没什么,今晚我留下来陪你怎么样?”
 
 “鲨鱼你好好回去休息啦,不用担心我的。我一点事也没有!你都工作了一天了,快去收拾一下回家吧!”游马从床上跳下来走到门口把凌牙往门外推着。
 
 “有什么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啊游马。”
 
 “我会的我会的!鲨鱼回去也要好好休息啊,明天见!”
 
 “好,有事一定要打我电话……明天见。”
 
 游马站在门口看着凌牙的身影消失之后才回到病房里,脚步有点摇摇晃晃的,没能撑到走到床边就倒在了地上:“哈啊……我一个人也能……呜…呜呜啊…Astral……”
 
————————
 
 “唔……我怎么了?”从睡眠中清醒过来的游马晃晃头从地上爬了起来,“诶?这里不是我的病房?!这是怎么回事!”周围的景象让他睁大了眼。
 
 单调的纯白色构成的病房变成了一片无垠的草地,湛蓝明亮的天空万里无云,但是没有任何的动物,连风声都不存在,安静的让人心生绝望。
 
 眼前的景象让游马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思考了许多的可能但是并没有什么结果。皱皱眉游马不打算一直在原地呆着,他开始往前前进,但没走几步就差点被什么东西给绊倒:“明明地上什么都没有啊……隐形了吗?!”虽然很好奇但游马还是没有仔细观察的打算,绕过去后就赶紧继续前进了。
 
 “唔啊这次又是什么?!”眼前突然闪过了一道强光让游马暂时的什么都看不到了,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周围的景象又变了,周围都变成了纯白色的而游马的前方出现了一颗树。
 
 树下那个紫色的身影是他最熟悉的人。
 
 “鲨鱼!!”经过长时间精神上的折磨终于看到有人出现的游马激动地向着前方跑去,但又有东西挡住了他,又是看不到,不过不是很高只到游马的大腿部。
 
 两手撑在好像平台的东西上,游马轻轻松松就翻了过去。
 
 但迎接他的并不是平地和温暖的怀抱。
 
 失重的感觉巨大的风力和有点模糊的视线都告诉他他在快速下落。
 
 “诶?为什……”
 
————————
 
 “游马那家伙真的没事吧……嗯?”慢慢悠悠出了医院门的凌牙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对我是神代凌牙,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神代先生您好,您的患者九十九游马先生于9:16分被发现死亡在住院部楼下,能麻烦您来一趟医院协助调查吗?】
 
 “什么……你说游马……死了?喂!”
 
 搞错了吧?怎么可能?游马……游马他……他和自己约定好了啊!明明就已经约定好了!为什么!
 
————————
 
 在笔录和后续其他的事情结束之后凌牙勉强搭上了末班车。
 
 车里除了凌牙外没有别的乘客了,他坐在最后排靠窗的位置。深夜里并不温柔的风通过车窗吹进车里也吹起了凌牙的头发,头发挡住了视线而凌牙却没有去整理头发的打算。
 
 窗外一片黑暗只有几家商店还亮着灯,显得有点凄凉的景象却吸引了凌牙的全部注意力。他睁大眼睛看着车窗外,好像一个第一次出门的小孩一样全神贯注的看着窗外。
 
 突然视线变得模糊不清起来,凌牙眨眨眼,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长时间注视所引起的。”他想。
 
 没过多久,头顶一闪一闪的车灯和报站声都提醒着凌牙他该下车了。
 
 摇摇晃晃的下了车,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凌牙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家门口了。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没像往常一样在黑暗中摸索灯的开关的位置凌牙直接坐在了玄关台阶上。
 
 呆坐在那里几分钟后凌牙叹了口气还是准备站起身来,但就在撑在地板上的手准备施力把自己撑起来的时候,他感觉到有谁把手放在了他的手上。
 
【鲨鱼怎么了?在想什么?】
 
“没什么。比起我,现在是小孩子睡觉的时候了吧。”凌牙扯出了一个笑。
 
【我才不是小孩子啊!】
 
“是是,我知道了。那不是小孩子的九十九先生,现在是睡觉的时候了。” 
 
【鲨鱼你!】
 
“走吧,去睡吧。”凌牙站起身关上门后拉起了那个人的手向着屋里走去。走到卧室后他在床的左半位置躺下。月光从窗子照射进来,照亮了凌牙一个人的身影,他一个人躺在床上。
 
 是睡觉的时候了。
 
 【晚安鲨鱼,做个好梦。】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是不是特别甜啊大声告诉我!!!!!!!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