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灯塔

人类贾


——————


  贾维斯出生在贫民区,一个不怎么温暖的地方,但那里的一切并没有让贾维斯成为一个性格恶劣的人,他总是温和有礼的那一个。

  十岁那年,父母抛弃了他。他明白家里有多困难,他也明白自己是家里的大哥总不能让弟弟妹妹被丢弃。但一股寒意还是从心底升起并蔓延至身体每个角落。

  他流浪着度过了一年又一年,寒冷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直到他在一个临海的城市被斯塔克家收养并成为了这家的小少爷托尼的管家。

  从那以后贾维斯变得跟以前有些不一样。因为在感受过那种彻骨的寒冷之后,一些对于别人来说很平常的关心和温暖都变成了炎炎夏日正午的太阳一样照耀着贾维斯。而那散发着灼热的光的太阳,正是托尼。贾维斯就这么站在这颗太阳下,感受着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强烈的太阳光,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晒得脱了皮。那层脱掉的皮作为过去的贾维斯消失了,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的是一心一意为了托尼的贾维斯。

  两个人一起走过了少年时期,成为了成年人,然而上帝却给了托尼一个糟糕透顶的成年礼。

  斯塔克夫妇在出海的时候葬身大海。

  “sir……”贾维斯跟在托尼身后,伸手想要拉住托尼的手腕却被他躲开了。

  “我真的没事。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好吗亲爱的?”托尼想要露出一个和平常一样的笑容但他那紧皱的眉让他失败了,快速地说完这句话后托尼关上书房的门把贾维斯挡在了门外。

  贾维斯收回伸出的手,看着紧闭的门垂肩无力地叹了口气,他小声的自言自语道:“您那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

  这种让人感觉压抑的日子持续了三个多月,结束于托尼拿着几张纸急匆匆跑到贾维斯面前的那一天。

  “贾维斯我要出海,我要去弄清我老爹那时没完成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托尼说完就又急匆匆跑了出去,完全没看到贾维斯听到他这句话的那一瞬间的呆愣。

  [出海?]贾维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斯塔克夫妇葬身大海的事情,他的手瞬间握紧成拳,他在害怕。

  托尼花了一个月来准备出海,在这期间他有问过贾维斯要不要跟他一起去,但这位好管家第一次拒绝了他的sir。

  贾维斯用他最温柔的声音对他的sir说:“虽然很想和您一起出海,但我更想要留在这里。我会重新启用海边的那座灯塔,我将守着那座灯塔为您指明家的方向,直至您回到这里的那一天。”

  听完这番话的托尼愣了一瞬,随后他的眼睛像是坠入了星星一般散发出了光彩,他说:“嘿伙计,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事实上我一直都爱着您,sir。”

  “等我回来的那一天我绝对会给你一个吻的贾维斯。”

  “我在期待了。”贾维斯微笑起来。

  在托尼走的那一天贾维斯微弯下腰给了托尼一个简短的拥抱,他说:“请务必照顾好自己,我等您。”

  而托尼则就着拥抱的姿势拍了拍贾维斯的背,然后对他露出了自信的笑容:“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了,等着我回来娶你吧!”

  “……好的sir。”

  船出发了,渐渐的看不到了。贾维斯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身朝着那个几天前就被收拾好准备启用的灯塔走去了。

  他脱下了以前常穿的西装穿上了便于活动的衣服,按照镇上老人教的方法点亮光源设置好了装置之后就让这座灯塔亮起了光成为了这黑夜中指引方向的暖橙色星星。

 

……

 

  这颗橙色的星星在之后的五年里真的如贾维斯当初所说的那样每天都会为托尼 斯塔克亮起,但在这五年里这座灯塔也每天都没有等来托尼,反倒救了很多迷失方向的船。

  贾维斯很担心托尼,他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当初没跟托尼一起出海,那样的话起码他能知道托尼在干什么或者有没有出什么事。

  后悔和担心的情绪混杂在一起让贾维斯感到心烦,所以他在又一次点亮灯塔之后搬了一把椅子去了灯塔的顶层。他把椅子放在窗户旁边坐上去,右手臂撑在窗沿上托着下巴看向窗外变成墨蓝色的大海。

  今夜的月亮非常亮,也正是这非常亮的月亮让贾维斯看到了离灯塔不远的地方站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的身形和怎么看怎么眼熟的衣服让贾维斯一下站起了身,椅子倒在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但贾维斯已经顾不得这些冲下了灯塔,因为站在那里的那个男人,就是他等了五年的托尼。

  “哈啊…哈啊…sir?”快速的跑动让贾维斯气息不稳,这让他的声音有些颤抖,“sir?”

  贾维斯叫了两遍才让看起来有些恍惚的托尼回过神来。但托尼看到贾维斯却像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睁大了双眼:“贾维斯……?你怎么会在这?”

  “我怎么会在这?”贾维斯疑惑的皱紧了眉,“从您五年前走后我一直都在这等着您啊sir。”

  “五年前……哦对了,我出海了啊。”好像终于想明白了什么的托尼笑了起来,“我回来了贾维斯!”

  “欢迎回家,sir。”贾维斯也微笑着说出了那句不变的话。

  两个人走在回灯塔的路上,在上楼梯的时候由于楼梯太窄所以贾维斯走在了托尼的后面。过近的距离让贾维斯闻到了托尼身上的味道,海水的味道。突然想到了什么的贾维斯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赶紧低下头去看托尼的衣摆和地面,水滴刚好从托尼的衣摆掉落砸在地上。这一滴水好像也砸在了贾维斯的心上一般,让他刚刚因为托尼归来而温暖起来的心再次变得冰凉。

  “sir,您需要先回家换一件衣服吗?”他抬头向走前前面的托尼问道。

  “不需要啊,比起那个我更想听听我离开的这五年里都发生了什么。怎么了?”托尼转过身看着贾维斯。

  “不,没什么。”迅速调整好表情的贾维斯露出了往常温和的笑容。

  两个人来到了楼顶,窗边的椅子第一次从一个变成两个。风从窗户吹进来,无声无息,仿佛怕打扰了窗边两人的对话。贾维斯讲着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托尼听着偶尔损几句。一切好像跟以前的日子没什么两样,但窗外渐渐升起的太阳告诉贾维斯这看似美好的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

  果然,在太阳露出了小半个脑袋的时候托尼打断了贾维斯的话:“你早就发现了吧?”他皱眉但却在笑着,向前倾身伸出右手放在了离贾维斯脸颊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什么?抱歉我什么也没发现sir。”贾维斯想要抓住托尼的手,但他的手却穿过了托尼的手,仿佛穿过了空气一般。

  “你在骗谁呢贾维斯?”托尼站起身,微弯下腰给了贾维斯一个并没有接触到嘴唇的吻。

  “别再等我啦。”

   托尼的话音刚落,窗外的太阳就跳出了海平面。在被照进塔里的阳光照到之后的托尼的身体渐渐化成金色的颗粒开始消失在空气中。

  贾维斯惊恐的想要去抓,但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些金色的发光颗粒全部都从贾维斯的眼前消失掉了。如果不是对面的椅子还在的话,贾维斯会以为托尼回来了和刚刚那让他绝望的画面只是一个梦。

  [果然没猜错吗。那个海神会把死在海上的人的灵魂送到死前最想见的那个人的身边一晚的传说果然是真的啊。]

  “别再等您了……别再等您了……我如何才能……”贾维斯瘫坐在椅子上,不住的念着那句话,眼泪一滴接一滴的滴落在地上。

 

  贾维斯还是等了,这个金发青年把自己的半个人生全部都交给了这座灯塔,用来等一个根本不可能会回来的人。




——————

这次终于有名字啦!

嗯,之前坑了的那个老贾守灯塔梗

有人想看就拾起来写了

向着ooc的路跑的停不下来

不需要温暖,我没有快递,水表在外面。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