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一次贾维斯答应了和托尼结婚

 给阿汶的精神病尼 @阿宅骑马找丁丁 
 梗来自c君实况的游戏光之镇里的百合,部分内容设定也有参考光之镇
ooc全怪我(
 ++之间的内容是妮妮的世界(一句话剧透…
——————

托尼在刚进入这所精神病院的时候十分不配合治疗。

他总是趁护士不注意的时候把药全部塞进旁边倒霉蛋的嘴里。他焦虑,他会突然大声哭喊起来,他不停的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他会在医生问一些问题的时候把医生呛的说不出话。 
 
这些都被他的主治医生记录在病例上,他们决定把托尼转入二楼的躁动区。

在刚踏上通往二楼的楼梯时托尼就听到了二楼传来的声音,无助的呻吟和暴躁的叫喊声混合在一起让人不由得心生恐惧,托尼向后退了一步,但身后的护士却推了他一下,然后他就被两个男护士给架着带上了二楼。 

躁动区的门打开了,托尼看到了很多被绑在床上的人和在房间里漫无目的行走着的人,这里简直就是地狱,而托尼知道待在这里过不了多久,他也会变得跟他们一样。
 
护士们在将托尼推入门中之后就匆匆离开了,托尼撇了撇嘴坐到了护士临走前跟他指的那张床上,还不错,一个靠窗的床位。在半躁动区好久都没有看过外面景象的托尼忍不住趴在了窗户上朝楼下的花园看去,即使他知道这种行为可能会让他遭到来自看守人的惩罚。 
 
但他之后看到的东西让他觉得就算是被惩罚也没有关系了。 

那是一个男人,他跟托尼一样穿着白色的病服,有着淡金色的头发和海蓝色的眼睛,他正坐在一棵叶子被秋天染成黄色的树下看一本书,他看的那么专注以至于并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正在二楼紧紧地盯着他。 

背后的那些“病友”们还在大声尖叫着,托尼的世界却安静了了下来,这一刻的他满心满眼装的都是那个安静美好的与这个精神病院格格不入的男人。 

托尼想他可能是对那个男人一见钟情了,但在躁动区和半躁动区里待着的人是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去到楼下的那个花园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托尼的主治医生惊讶地发现托尼开始积极配合治疗了,他不再逃避吃药和检查并且好好的回答问题。就这样,托尼回到了半躁动区,并在一个月后成功地进入了平静区,得到了去花园的许可。 

+ 

托尼来到了花园,看到贾维斯果然和往常一样在那棵树下,但他这次没像以前一样在看书。 他在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托尼。 

“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吗sir?顺便,我能问一下为什么您从一个月前就一直从楼上看我吗?”贾维笑得温柔。 

老天啊托尼发誓他以前从没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他简直爱死那英国口音了。但是…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不过他发现了可能也是件好事,起码托尼能直白的说出自己的目的了。 “是的,我想我是对你一见钟情了。天啊我以前最不相信的事情居然就在我自己身上实现了。”托尼翻了个白眼走到了贾维斯旁边坐下,“托尼·斯塔克,你呢?”虽然这么问,但其实托尼早就跟自己的主治医生打听过他的名字了。 

“贾维斯。” 

“所以,你愿意帮我结束现在这种单身状态吗?”托尼坐到了贾维斯旁边偏着头看他。 
 
“As you wish.”贾维斯也偏过头,倾身给了托尼一个吻。 
 
就这样,两个人成为了恋人(对不起我真的要说一句我一开始是想写成为了精神病夫夫的[。),这件事是那么理所当然好像他们从一出生就该是在一起的。 
 
贾维斯和托尼开始在托尼常规治疗检查的时间外扮演连体婴儿。他们会手牵着手在冬日暖阳照耀着的小路上散步。晚上贾维斯会偷偷溜进平静区跟托尼见面,偶尔拌拌嘴接个吻看着对方脸庞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他们偶尔还会在花园隐秘的草丛后面做爱,当贾维斯抚摸和进入托尼时托尼能感受到平静与温暖。

 “jar,你都不用接受检查和治疗的吗?”托尼挑了挑眉看着坐在身旁的贾维斯,“每次我来找你你都会在这里啊。”
 “不用,”贾维斯握住了托尼撑在长椅上的手,“因为我是为了sir才呆在这里的。”
 “你这话听起来像是结婚誓词一样…”托尼低头小声嘟哝着,突然又像想到什么一样突然抬起了头,“不如等我出院了我们真的举办个结婚仪式吧!”
 贾维斯嘴角一抽,看着托尼闪闪发亮的眼睛只好叹了口气无奈道:“这是个好提议,但您现在该回去治疗了,等您回来了我们可以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我还不想回去,让我再待一会儿。” 
 “主治医生可能已经在等您了sir。” 
 “就五分钟!”
 “不行。” 
 “三分钟!” 
 “真的(重音)不行。”
 “你知道吗jar,有的时候我真的特别讨厌你!”
 “我也真的特别喜欢您sir。”
 “……”
 +
 被贾维斯赶回平静区接受治疗的托尼一脸不开心的推开了平静区的门,但推开门的那一瞬间里面冲出来一个人一下把一只脚刚迈进门的托尼给撞出了门外。
 “WTF…?”被撞倒的托尼坐在地上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
 “斯塔克先生?你没事儿吧?”说话的人是托尼的主治医生,“你们几个先去追他,我马上就过去。”医生对身后跟着的几个男护士说道。
 几个护士点了点头后就向着那个男人跑走的方向追去了。
 医生转过身伸手把托尼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焦急地说:“斯塔克先生你能先去治疗室等我一会儿吗?有个躁动区的病人逃出来了我必须去处理一下。”
 “除了这个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快去吧大忙人。”托尼拍了拍这个年轻医生的后背,力度大的让这个年轻的医生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医生扶了扶眼镜后就赶紧去追了,托尼看着医生的背影撇了撇嘴,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起了贾维斯。
 [催我赶紧回来治疗结果还是要等,还不如让我在花园里待着!]这么想着托尼走到了治疗室门口。推开门坐在桌子对面的椅子上,无聊的等待时间就这样开始了。
 分针从10转到了40,托尼终于受不住无聊拿起了桌上的一个文件夹翻看起来。
 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托尼·斯塔克的病情记录,前面的十几页记录着托尼从半躁动区到躁动区最后又从躁动区来到平静区的表现。托尼看得直咧嘴,他都不知道自己最不清醒的时候居然想在众人面前脱光衣服,虽然自己身材很好但这实在是有点丢人。
 托尼倚在椅子的靠背上又粗略翻看了几张,当他翻到4月8号的记录时他突然停了下来一下坐直了身体仔细看起来。
 【4月8号
 病人进入平静区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期间十分配合治疗,病情有所好转。但是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幻想之中。他曾跟我说自己有了一位名叫贾维斯的金发男性恋人。但据我得多日观察,病人只是每日在花园里一个人自言自语对着空气做一些动作。
 关于病人口中的那个叫贾维斯的男人我也去档案室做过调查,院里确实有这个人。但这位贾维斯已经在很久以前就结了婚并且有了一个孩子,目前正在观察区进行最后的出院观察,根本不可能与病人发生关系。
 所以我判断病人陷入了某种幻想之中,不建议现在把他转入观察区。
 医生D】
 [什么?贾维斯?结婚?我的幻想?]托尼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嘿…你可不能因为我上次逃掉了治疗就这样瞎写啊D…这可真的一点都不好笑…我绝对会问候你妈妈并且打你的…”托尼试图扯出一个微笑,但紧皱的眉头和开始颤抖的手让他不能成功做到,“贾维斯明明刚刚还跟我在一起啊…”托尼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他猛地扔掉了病例冲出了治疗室。
 ————
 今天的jarvis非常开心,因为他终于通过了最后的观察可以出院和自己的妻子女儿团聚了。想到自己的妻子女儿,jarvis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又一次检查了自己的行李没有问题之后jarvis向着医院大门的方向走去了。
 ————
 在花园寻找一圈没有找到贾维斯的托尼感觉自己的脑袋里面一片混乱,病例上写的那些还有贾维斯和自己在一起时的那些事情交缠在一起,他觉得自己要是找不到贾维斯的话那他绝对会再次回到躁动区的。
 终于,托尼在接近精神病院门口的地方找到了贾维斯,他那显眼的身高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金发让托尼老远就看到了他。
 托尼追上了jarvis,他抓住了jarvis的右手腕,他抬头看着jarvis有些惊恐的说道:“贾维斯!我刚刚一直在找你,D他居然敢……”托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贾维斯给打断了。
 “不好意思,我认识你吗?”jarvis疑惑的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托尼愣住了,不仅因为jarvis说出的话,还因为他的口音。
 贾维斯明明……明明是英国口音啊……
jarvis看着拽住自己手腕不让自己走现在又愣在原地什么都不说的托尼有些不耐烦,妻子和女儿可还在门口等着接他呢。
 “如果你没事的话,我要走了,我的家人还在门口等我呢。”jarvis伸出左手把托尼握着他右手腕的手给拉开,无名指上的婚戒因为他抬手的动作而被托尼看见,戒指反射的光让托尼感觉刺眼到不行。
jarvis走了。托尼站在原地看着他走出大门与一个有着黑长发的女人拥抱亲吻,看着他抱起站在一边的小女孩和女人一起坐上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斯塔克先生…?”托尼的医生不知何时来到了他身后。
 “我能问你点事情吗D?”托尼没有转身去看他。
 “当然可以…”
 “贾维斯,当然了,是我喜欢也喜欢我的那个贾维斯,是我幻想出来的吗?不是一个真的存在的人吗?”
 “当然…当然是真的啊!”
 “哈哈…哈是真的啊。”托尼笑了起来,但他的身体在轻微颤抖着,“那为什么我找不到他了呢?”
 【5月13号
 病人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甚至比之前还要糟糕。他又一次开始拒绝吃药治疗并且拒绝进食和补充水分。
 在明日将重新转入躁动区,需要给病人穿上束缚衣以防病人有自残行为。
 医生D】



END

贾维斯是幻想老贾,jarvis才是真实存在的。++之间的内容是妮妮的幻想世界!(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妮妮在楼上见到的那个是真的,去到花园的时候就是幻想了,所以那些和贾维斯的接吻啊牵手啊啪啪啪啊全是妮妮一个人做的…嗯…(别说了)
我可真能拖……阿汶一说晚上回来看立刻就开始偷懒……(ntm
不要在意这个名字不对文,我真的不知道起啥好了
好想写甜啊——但我又不会orz
感觉右手臂要废了,不疼之前不会产了

评论 ( 12 )
热度 ( 16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