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尼】雪山与春天


  推荐BGM:Runaway-AURORA[跟文没什么关系只是我写的时候在听这个。]
  OOC预警,BUG很多。
  ——
  两个少年的一个小故事。
  ——
  故事中的其中一个少年出生在雪山山脚下一个小村子。
  那里有着一个传说,村子里的每一代人中都会有一个受到雪山的诅咒的人。
  受到诅咒的人,被称作雪山的化身。
  他/她们出生时不会像普通婴儿一样哭泣,没有表情也没有感情,而且寿命也极其的短。
  如今,村中新的“化身”出现了。
  他的父亲羞于给这个孩子自己的姓氏,于是只给了他名字。
  ——贾维斯。
  贾维斯有着淡金色的头发和一双被村里人称为坚冰的蓝色眼睛。他总是一群孩子中彬彬有礼的那一个,但村里的大人们从不会拿贾维斯来当自己家孩子的榜样。
  他们只会庆幸,庆幸自己的孩子不是这一代里被诅咒的那一个。
  可贾维斯又做错了什么呢?
  当那些孩子和村民推搡着他,笑他没有姓氏,恐惧他的蓝色眼睛和一直无表情的面容时,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
  “反正你也不会不高兴,欺负你也没什么吧?”村里的孩子总是这么说。
  是这样吗?我也想微笑,想哭泣,可是我不能,我做不到。
  贾维斯总这么想着,但他从没有说出口过,因为他知道说出这些只会换来更过分的话语和推搡。所以他只是遵守着母亲的话,垂下眼眸不去直视那些孩子。
  “好冷。”
  没人听见他的声音。
  ——
  另一位少年出生在一个繁华的地方。他很聪明,有着褐色的卷发和蜜糖色的大眼睛,笑容如同阳光一样耀眼和好看。
  学校里的女孩子都很喜欢他,但是别的大多数人不喜欢他,包括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只会在他犯错时叫他的名字。父亲会皱着眉,垂下嘴角,带着责怪喊出那两个音节。
  ——托尼。
  说真的,托尼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不喜欢他。他几乎每门功课都得满分,发明也每次都能获奖,但父亲连一眼没有看过他的成就。他总是很忙,总是说着'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这种东西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于是托尼打算去外面的世界找些东西,找些没被世人发现的东西。
  简单的收拾了行李,托尼在太阳刚刚跃出地平线时独自出发了。
  他要一路向北,去找一座雪山。
  ——
  就这样,两个少年相遇了。
  那天托尼终于找到了那座雪山,但他身上的东西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的雪山探险,只好先去了山脚下的小村子。
  就在离村子有些距离的时候,托尼遇到了贾维斯。
  托尼走过去想问问他自己能不能在村里暂住两天,但还没开口,贾维斯就已经绕开他继续向前走了。
  托尼愣了一下,随后转身快走几步拉住了贾维斯,“Hey,这可有点没礼貌不是吗?”
  贾维斯往回收了一下手,但托尼实在抓得太紧,他没能挣开他的手。
  挣脱未果的他只好转身面对托尼,依旧的垂下眼眸不去直视对面人,他说:“无意冒犯,但我想您还是不要跟我说话比较好,会被村里人针对的。”
  “为什么?你做了什么吗?”托尼皱起眉歪了下头,语气疑惑。
  “我没有做什么。村民们害怕我,因为我是雪山的化身,被诅咒的人。”
  “Umm…诅咒什么的我不太相信,我更在意的是为什么你不直视我。”托尼撇了撇嘴,俯身试图从下方看贾维斯的眼睛。
  贾维斯闭了闭眼,缓缓说道:“母亲嘱咐我不要直视别人,她说那会让人感觉不舒服”
  “是这样吗?但我觉得你的眼睛很好看啊。”托尼松开拽着贾维斯的手指向了那座雪山,“像那座雪山一样,干净的,并且有着奇妙的能让人冷静下来的力量。”
  “所以,能抬起头让我好好看一下吗?”托尼笑了起来,眼角那些细小的皱纹挤到了一起,蜜糖色的眼睛里像是有光在流转一样。
  贾维斯抬头迎上了托尼的笑容,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笑容,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评价他的眼睛。
  “这么做就对了,这么好看的眼睛不让人看多浪费啊?”托尼走到贾维斯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上,我能在村里暂住两天吗?还有,雪山的诅咒,可以的话能跟我仔细说说吗?”
  “住宿的事我不能做主,要去问村长。诅咒的事情,路上我可以跟你说。”贾维斯拍了拍衣服上蹭到的雪,向着来时的路走去了,“等下进村如果有人问你为什么跟我在一起,你一定要说我只是给你带路的。”
  “Umm,我知道了。顺便,我叫托尼,你呢?”托尼心不在焉的回答着,拎起刚刚放在地上的包跟上了贾维斯。
  “贾维斯。”
  ——
  路上贾维斯把关于诅咒的事全都告诉了托尼,托尼低着头若有所思,两人一直到村口都没有再说过话。
  “到了,别忘了我刚才说的话。”贾维斯在村口停了下来,转过头小声对托尼安排道。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你是我老妈吗?”托尼嫌弃地摆了摆手,示意贾维斯快点继续走。
  进入村子后,果然有人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跟在贾维斯后面的托尼,指着他们两个议论纷纷。
  这时,一个大胆的女孩子跑到了托尼旁边,她伸手拉住了托尼的衣袖,急急地说道:“你最好离他远点,他可是受了诅咒的人,快跟我来。”
  托尼看了一眼贾维斯,他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拉好了自己宽大的帽子。托尼猛地皱起了眉,把视线移回了女孩子身上。
  “Hey,女士,我知道他受了诅咒,我也知道诅咒是什么。”托尼甩开了女孩子拽着自己衣袖的手,他看向村民,提高声音继续说道:“但在我看来,你们更像是受了诅咒的人!看看你们都对他做了什么!你们因为他受了诅咒就这样冷漠的对待他,但他做错了什么?是他想被诅咒的吗?你们的大脑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还是说你们根本没有那东西?”
  一番话说下来,托尼的气息有些不稳。村民们愣愣的看着托尼,似乎还没从刚刚的话里缓过神来。
  “托尼,走吧。”贾维斯赶紧拉了拉托尼,“我们还是快去找村长吧,马上要天黑了。”
  “好。”托尼呼出一口气,不再去看那些村民。
  两人加快脚步向着村长的家走去,谁都没有说话,只有鞋子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托尼,”贾维斯先开了口,“谢谢你,我很开心。”
  “嗯?不是说没有感情吗?”托尼笑着瞥了贾维斯一眼。
  “是的,没有,这是我从别人那里学来的。”
  “嗯…”托尼皱起眉低头看着地上的雪,沉吟一会儿之后抬起了头,“我会尽可能帮你找找看有没有解除诅咒的方法的。但是以前我都不信这些东西,现在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好啊。”
  “虽然觉得可能性不大,但我会帮你的。”贾维斯停下了脚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座房子,“那里就是村长家了。”
   ——
  村长最终同意了托尼在村里暂住,就住在村长家。
  从那以后贾维斯和托尼几乎是天天都待在一起。
  他们两个经常一起窝在一个没人的地方翻看着托尼那本以前从一个可疑人物手里赢来的百科一样的书和从村长那里借来的书。
  休息的时候托尼总喜欢把两手食指戳在贾维斯嘴角边,然后拖着他的嘴角让他跟着自己一起笑。
  几天后,村民们发现贾维斯跟以前不一样了。并不是说他有了表情和感情,只是,他变得自然了,不再像以前一样那么格格不入了。
  “我们一直坚信那孩子真的如雪山一样不可融化,但看来是我们错了。”村长对着站在旁边的人说道,“如果说贾维斯是雪山的话,那么托尼那孩子也许就是融化积雪的春天吧。”村长看着抱着本书在跟贾维斯讨论着什么的托尼,缓缓地笑了。
  ——
  “贾维斯!”托尼急匆匆的赶到他们平常待的地方,一屁股坐到贾维斯旁边后他迫不及待的掏出了包里的书翻开递到了贾维斯面前,“这个,跟你的状况有点像。说是在雪山上有一种花,只要触碰就可以解除诅咒。”
  贾维斯接过了书,看完上面的内容后把书放到了腿上,他转过头盯着那座白皑皑的雪山,说道:“托尼,这可能只是无谓的希望。”
  “没有试就说这种话可不太好,”托尼把书拿起来继续翻看着,“总之,后天我会上雪山。你来吗?”
  “我当然会跟你一起,一直如此。”
  “那我们到时候村口集合,我先回去一趟。”托尼把书塞回了包里,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
  “托尼。”贾维斯叫住了刚想离开的托尼。
  “怎么了?”
  贾维斯抬起头,那双蓝眼睛直直的盯着托尼,他说:“为什么那么想帮我解除诅咒?”
  “……”托尼沉默了一瞬,但随后他又笑了起来,“只是还你给我带路的人情而已,而且我本来就要上雪山,帮你也只是顺路而已。这个理由怎么样?”
  “但……”贾维斯话还没说完就被托尼打断了。
  “我真的该回去了,不然来不及准备东西了。别忘了到时候村口集合,后天见。”说完托尼就转过身快步离去了,只留下一个疑惑的贾维斯坐在原地。
  他哪里知道,托尼这么执着的想要帮他是因为对他有了点不该有的感情。
  可是在这种答案一定是“我不明白”“我不懂”的情况下,托尼怎么说的出口?
  ——
  终于到了约好上雪山的日子,托尼难得的比贾维斯早到了。
  贾维斯到时托尼正站在一棵树下搓着手望着那座雪山,他叫了托尼一声,而后注意到他的托尼朝他点点头当做打招呼。
  “快出发吧,趁这会儿天气还算好。”托尼低下头没去看贾维斯,最后一次搓了搓自己的双手后他拎起了放在地上的包。
  “好。”没有再说多余的话,贾维斯跟在了托尼后面。
  上雪山是件危险的事,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把命交在那里。但是,不试试的话可不符合我的性格啊。这么想着,托尼扯出一个笑握紧了手中的登山杖。
  但是老天似乎是在故意为难这两个人,就在他们两人仔细寻找那朵花的时候,天气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雪花从天上飘下来,落在两人身上不一会儿就积了薄薄一层雪。
  “托尼,我们先找个地方避避吧?”贾维斯拉住了好像没注意到下雪一直往前走的托尼。
  “哦不不不,现在不行,你看那个。”托尼没有回头,抽回被贾维斯拉住的手语气兴奋的指向一个方向。
  贾维斯顺着托尼指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一朵淡蓝色的花,正是他们要找的那一朵,它就开在山壁上。
  “我们要现在把它拿下来,不然等会儿雪下大了就麻烦了。”说完托尼就向着那朵花的方向走去了,走在后方的贾维斯也只好赶紧跟了上去。
  花所在的山壁没有路可走,只能爬上去摘。两人现在站在花的下方抬头看着花,就谁上去这个问题讨论了起来。
  “要爬上去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贾维斯平淡的说着,手已经伸出去拿登山用具了。
  “Hey,虽然你在雪山下长大,但你真的爬过这座山吗?”托尼拖着装用具的包把它换了个位置避开了贾维斯的手,“我这一路倒是爬过山,还是我去。”
  贾维斯没能赢过托尼,一如往常。于是现在他只能在下面抬头看着托尼一点点的往上爬着。
  他想,如果他有感情的话现在应该要担心死了。因为托尼的动作实在是很不稳,好像再前进一步就会掉下来一样。
  时间一点点过去,托尼和花之间的距离也一点点缩短了。
  终于,托尼爬到了那里,他伸出手把那朵花摘了下来,然后扭过头对着下面的贾维斯晃了晃手中的花,笑容得意无比。
  贾维斯对着托尼招了招手示意他快下来,然后低下头伸手捏了捏因为长时间仰视而有些难受的颈椎。
  就在贾维斯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托尼攀着的那块突出的岩石从山壁上脱落了。
  压下几乎要大喊出的“托尼”,贾维斯跑向了托尼将要坠落的方向。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他没能抓住托尼的手,只接住了托尼从他面前坠落时扔出的花。
  接到花的那一瞬间,贾维斯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只剩下了那一瞬间看到的托尼的表情。
  托尼紧咬着牙,不甘,害怕,种种情绪混在一起,凝成了一种贾维斯看不懂的东西。
  托尼。
  托尼跌落到地上的声音。
  我必须要去找他。
  大睁着无神的双眼,贾维斯跌跌撞撞的向着托尼落下的方向赶去。
  ——
  在看到托尼的那一瞬间,贾维斯手里的花一下被他紧握成拳的手捏的扭曲。
  血。
  腿以一种不可意思的角度弯曲着。
  他听不到呼唤他的声音了。
  他不动了。
  贾维斯跪到托尼身旁,他把那朵花放到托尼的胸口,然后俯身凑到托尼耳边颤抖着轻声说道:“托尼,这没有用,这根本没用。我…我根本没有感觉到开心…”
  眼泪顺着贾维斯的脸颊流淌下来,有一些滴落到了托尼脸上为他冲掉了一点血迹。
  花并不是没有用,因为贾维斯已经学会了他一开始想要的。
  他被这种残忍的方式教会了他出生时就该会的东西。
  哭泣。

  END?

  五天,产出了这个,跟地主说后她的反应让我:?????
  唉……毕竟我是生过哪吒的人(呸)
  而且还有人说这脑洞像冰雪奇缘!!!真的像吗!!!
  总之这篇也……渣,吃的愉快就好

评论 ( 9 )
热度 ( 23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