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L】那是一个夏天(2)


  天色渐暗,夕阳开始落下,与地平线相接的地方颜色红到透出黑色,正如此时陪护在病房里的人心情一样,黑且浓稠。

  艾斯低垂着头,头发遮住了半边脸颊。他保持着这个姿势拎起了一把椅子,轻手轻脚放到路飞床边后坐了下来。他其实知道自己不必这样,因为路飞短时间内根本不会醒过来,但他还是把病床上的人当成只是普通的睡着了一样对待。这个平日里总自信满满的哥哥此时感到了无措,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握住路飞的手还是该揉揉他的头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留住这个傻弟弟。

  随路飞来到医院的朋友们已经被他和萨波劝回家,而萨波也在刚刚离开了医院去准备治疗要用的钱和联系学校请假。此时只剩艾斯一个人在病房里陪着路飞,但他总觉得那些人所说的话还充斥在这个房间里,不断回响在他耳边。

  那位名叫娜美的橙发小姑娘在他赶到病房后跟他说了事情始末。

  ——

  早上路飞到学校时还好好的,但在第二节下课之后就开始嚷嚷着肚子疼,让他去医务室他又不去,说是那里的味道太难闻了。于是娜美只好先跟班里的同学借了点治肚子疼的药,掐着他的脸喂他吃了下去,但路飞看上去并没有好转,依旧双臂抱着肚子趴在桌上哼唧个没完。

  午休铃打响后路飞倒是来了点精神,还不等娜美站起来准备捉他去医务室就跑去了隔壁班找山治要吃的。

  娜美无奈的摇了摇头,想着既然还有精神跑,那等会儿再去医务室大概也是没关系的。于是她拎起自己的便当盒前往他们的集合地了。

  但娜美很明显想错了。吃过饭后路飞依旧怏怏的,看起来还有点迷糊,连东西都吃的很少了。虽然这个很少只是对于平日路飞的食量来说的很少,但也很成功的把Mr.王子先生吓得眼球突出眼眶,抓着路飞的肩膀把他晃来晃去问他是饭菜不好吃还是他根本就是假的路飞。

  大家都或多或少表现出了担心,而路飞却大笑着说:“没事没事,只是有点肚子疼而已!说不定我再吃一块肉就好了!”

  山治有些烦躁的给自己点上一根烟,皱着眉吐出一口气看它蜿蜒着在空中消散,“吃肉根本不能治病啊白痴,等下还是去医务室吧。”

  “是啊路飞,还是赶紧去医务室吧。”乌索普也皱起了眉。

  “诶——我不想去那里啊!我想打篮球!”路飞撇着嘴,整个人都趴在了草地上,耍起了赖。

  “那就去打篮球吧,就一场,然后就去医务室。”索隆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裤子后走到路飞面前朝他伸出了手。

  “哦!”路飞抓着索隆的手顺势站了起来 ,回头又对山治说道:“嘻嘻,山治也一起来吧!”

  “嘁,真是麻烦死了你。”虽然这么说着,山治还是掐灭了烟,卷起了衣袖跟上了那两人。

  到此为止还算是一个跟往常没什么大区别的午休 。但路飞打了一会儿后看起来更加恍惚了,行动也变得迟缓起来。而忙于对付守篮的山治的索隆没有及时注意到路飞的不对劲,一个转身后把球传向了他。

  巨变就在此时发生了。

  路飞没有接住篮球,于是球便砸在了他身体上。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被集中过,但这次路飞却摇摇晃晃的倒下了。

  大家都吓了一跳,赶紧跑向了路飞身边询问他怎么了。

  “肚…肚子疼…唔…”路飞闭着双眼眉头紧皱,他双臂紧抱着肚子慢慢蜷起了身体,从身体内部源源不断传出的痛感和突如其来的眩晕感让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直至没了声音。

  “怎么会…医…医务室?”乌索普慌张地说道,“还…还是救护车?”

  “救护车吧!快点!”山治轻手轻脚的把路飞抱了起来,确定抱稳之后先跑向了校门口。

  “可恶…我知道了啊!”乌索普的声音颤抖着,掏出了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娜美咬住下嘴唇,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无措,“我们也快跟上吧…”

  几分钟后救护车到了,几人也一起上了救护车。在到达医院后才想起来要联络路飞的家人,乌索普给班主任打了电话要了路飞哥哥的手机号码。

  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了一个好听的男声,“你好,我是萨波,请问你是?”

  乌索普一下就慌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好!欧尼桑!我是路飞的同学乌索普…疼!索隆你打我干嘛?!”
 
  “说重点!”

  “我什么时候又多了个弟弟?”萨波笑了一声,“于是乌索普君,给我打电话是路飞怎么了吗?”

  “啊…”挨了索隆那一拳,乌索普终于想起了这通电话的目的,“是这样的…路飞今天突然说肚子疼,中午被篮球打中后还晕过去了,现在正在市医院,你能赶过来一趟吗?”

  “我知道了,马上就去。”萨波的声音染上了慌乱,匆匆挂断了电话。

  “路飞…会没事吧…”乌索普把手机塞回口袋,有些低沉的看着急救室门上方的灯,那里正亮着红色的光。

  “他会没事的。”其他几人一起回道。

  萨波赶到时,路飞已经被送进了病房,他看见弟弟们的那些朋友都低垂着头,仿佛路飞已经被判了死刑。心底的害怕嘭的一声扩大,直冲到了他的嗓子,让他难以开口。

  他问,“路飞到底怎么了?”

  “刚刚…那个医生说…”一位橙发女孩哽咽着,声音听着让萨波越加慌张,“说路飞是胃癌晚期…”

  “……”奇迹般的,萨波感觉自己冷静下来了。但感觉又有哪里不对,仿佛一切都变成空白了,他感觉到自己颤抖着吐出了一句话,“我不信。”

  ——

  事情就是这样,在这个操蛋的日子里,艾斯和萨波得知了他们的弟弟得了胃癌而且还是晚期这件事。

  艾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件事,它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的同时又带着一个残忍的事实。

  路飞会死。

  这事实就摆在那里,艾斯和萨波并不会假装它不存在,只是不愿意去多想。

  两位哥哥很责怪自己没照顾好路飞,很后悔没有经常带路飞检查身体。但两人也很明白,后悔是这个世界上最没用的东西,所以他们会在消沉一段时间后努力向前,去给路飞最好的治疗。

  艾斯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一向身体好运气又好的路飞会患上这样的病呢?想不明白,于是他趴在路飞床边从平日吃的食物想到要是能替路飞得病就好了。

  夕阳已经完全落下了,一下午的疲惫在此时涌了上来,艾斯握着路飞的手趴在床边睡着了。

  只是这次,恐怕他不会有美梦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