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霸】一棵白菜

三月份在群里欠的粮……
差不多是大纲流了,有什么bug的地方请不要较真不要较真谢谢了!!!!!

**********

  燕诛走在回苍云的路上。突然,有什么跟平常景色不一样的地方进入了他的视线,吸引住了他。

  枯树下多了个东西。

  紫色的一团,在这白茫茫的雪地里显眼非常。

  好奇和某种隐隐的期待在燕诛心中萌发,使他不禁停下了脚步。

  “去看看吧。”这个想法产生的瞬间,手持刀盾的少年便毫不犹豫的跨出了本来的路径,向着那与枯树为伴的团子走去。

  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进,燕诛这才发现,树下的东西不是什么团子,而是一个正在发抖的小孩!他心中一震,连忙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而那孩子似是察觉到了有人靠近,抖得越发厉害,眼还未睁开就挣扎着坐起来,摆出了一副防御的架势。

  顾不上问话,燕诛蹲下身把刀盾放在旁边,一手按住孩子胡乱挥打的动作,一手扯了披风把面前的小人儿裹了个严实。而那孩子像是忽然被卸了浑身力气,向后倒去靠在了树干上。

  到此,燕诛终于松了口气,拿好刀盾后便也靠着树干坐下了。

  谁都没有说话,只有风吹过时发出的呼啸。孩子依旧闭着眼,而燕诛则侧首看着孩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孩子似是受不住燕诛这专注的目光,眼睫轻颤了几下,睁开了眼。

  燕诛知道是时候了,他道:“为什么会在这里?”

  孩子伸手抓住披风紧了紧,把下半张脸埋了进去,但那一双无神的双眼却是看向了燕诛,他道:“爹娘…被杀了。他们抢了东西后说要把我卖掉…后来嫌我太吵闹就把我…丢下了…”

  孩子的话说的断断续续,内容却是让燕诛的心揪了起来。这附近重雪覆盖,他这么一个小孩子,若不是今天遇上自己,能撑多久呢?燕诛眉头紧皱,继续问道:“没有别的可回去的地方了吗?”

  听见这句话,小小的人儿彻底把脸埋进了披风。他抱着曲起的双腿,哽咽着说道:“没有了,哪里都没有了……”

  燕诛心中一动,一个想法随之浮出,他坐直了身子郑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柳清。”

  “燕诛,我的名字。”

  “……燕诛。”

  “阿清,”少年把手放到孩子的头顶轻抚着,传递着这冰天雪地里微弱的温暖,他道“带你走吧?”

  是被披风裹住的那一瞬间吧,是燕诛那沉稳的声音念出自己名字时带来的安全感吧,使得此时感受着对自己来说如火般温暖的柳清,用力点了点头。

  就这样,燕诛在十六岁这年,捡到了一个五岁的小尾巴。

  在把柳清带回苍云后,燕诛立即给他洗了个热水澡,又准备了一些粥食,柳清恢复了些精神后,燕诛这才有精力仔细看看自己捡回来的小人儿。一看才发现,这孩子洗去了脏污的脸意外的白净可爱,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显得乖巧非常。

  燕诛笑了笑,微微弯起的眉眼使他看起来柔和了许多,他伸出手去擦了擦柳清嘴角留下的食物残渣,道:“我们阿清长得真可爱。”

  “唔……”柳清愣了一下,双手捂上有些发烫的脸颊,偏过头不去看燕诛。

  看着柳清不好意思的样子,燕诛觉得非常有趣,又眯起眼凑过去摸了摸他的头,道:“今天就先休息吧,明天再和大家好好介绍你,好吗?”

  柳清点点头,但在看到燕诛有要起身离开的意思时惊慌的抓住了燕诛手,他道:“别走……我自己一个人……”

  被猛地拉住的燕诛顿了一下,又坐回了凳子上。柳清眉头紧皱,眼中盛着快要溢出似得害怕,让燕诛不禁又把手搭上了他的头顶,一下又一下顺着他披散着的发,道:“不会离开的,我先把东西收拾一下,马上就回来。”
 
  听他这么说,柳清迟疑着放开了手,不安道:“嗯,那我等你……”

  “乖。”燕诛轻拍了一下柳清的头,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后起身离开了屋子。

  柳清坐在凳子上,一瞬不移的看着燕诛离开的背影,直到门被关上,他慢慢握紧了放在腿上的双手。

  “不能连这个人也失去……”

  小小的孩子心中有了想要守护一个人的想法,这将支撑着他在日后变得强大无比。

**********

  一大一小两个人睡一张床不算挤,柳清夜里做噩梦睡不安稳,燕诛便把他揽过来抱在怀里,贴在一起暖暖的倒也不觉得这雁门关的夜晚有多么寒冷了。

  柳清缩在燕诛怀里睡了一夜,第二天起来精神好了不少。燕诛拿出昨天跟师弟借的衣服给他穿,收拾好之后便带着他到了营里。

  柳清长得可爱,这是燕诛昨天就认识到了的事实,可他没想到柳清会这么受营里姑娘们的喜欢。看着一脸茫然的柳清在姑娘们的包围圈中被摸来捏去,心中不忍的燕诛终于还是出声制止了她们,他道:“师姐师妹……以后日子还长,先让我带着阿清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是啊,日子还长。”一位盾娘笑了笑,伸手又摸了把柳清的头,“既然来了苍云,那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每一位苍云弟子,都是你的家人。”

   “……”柳清微张着嘴,愣住的样子显得有些傻气,随后他抿起唇认真答道:“嗯!”

  日子还长。

  随着在一起的时间变久,柳清越发的黏燕诛,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小尾巴。

  轮到燕诛站岗的日子,柳清就会自认为很隐蔽的跟着他一起去。燕诛多次阻止失败,到了现在的没办法,只能叹了口气假装没发现身后那偷偷摸摸的小尾巴。

  待到燕诛到达站岗的地方,握紧刀盾直视前方笔直站立的时候,柳清便会从遮蔽物后面出来,因为他知道这时的燕诛不能说话也不能赶他回去了。

  小尾巴抬头对着燕诛得意的笑了,他掏出别在背后的一根粗树枝,也学着燕诛的样子,在他身边站的笔直。

  是的,柳清每次都陪着燕诛一起站岗。

  路过的大哥哥小姐姐有时会上前捏他的脸,而后他就会鼓起因羞愤而变红的脸,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但当燕诛拿这个来劝说他不要再跟着自己站岗的时候,柳清却又一口拒绝,差点让燕诛愁的掉头发。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柳清一点点的长大,他依旧和燕诛睡在一张床上,只是渐渐摆脱了噩梦。后来少有的梦中也不见了红色,而是被令人心安的黑色和燕诛取代。

  燕诛。

  这个名字在柳清的心中已经成了希望的代名词。

  但说到底燕诛终究不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存在,他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还是个守卫家国的将士。

  这就意味着,他需要上战场,用鲜血来守护想要守护的存在。

  每当有战斗的时候,柳清就会被安排乖乖在营里待着。懂事的小尾巴此时不会像站岗时一样非要陪着他,而是在他出发前像个小大人一样郑重的喊上一声他的名字。

  “燕诛,一定要回来。”

  燕诛在这时总会笑,为了柳清对自己的珍重。

  “我会的。”

  这是燕诛的固定答案,而他也一直做的很好。

  但意外总是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在柳清十岁那年,燕诛在突围殿后时跟队伍走散了。

  队友四下去找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暗下来的天色却是逼迫他们回了营地。
 
  而后得知这个消息的柳清像是突然被谁抽去了三魂七魄,整个人都怔愣了起来,脸色苍白低垂着头坐在凳子上,谁的话都不回应。

  怎么会呢,他明明说了啊,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小小的孩子抓紧了衣服的下摆,浑身颤抖,呼吸急促,仿佛回到了只身立于枯树下的那段时光。

  好冷,雪原只有我一个人……好可怕,失去燕诛真的好可怕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外突然嘈杂起来,一个苍云弟子的声音传进了屋子,“燕诛回来了!”

  柳清打了个激灵,立刻从凳子上跳下来却又怔愣在了原地,直到旁边陪伴的盾娘推门出去后他才确定了这不是自己的幻听。

  柳清咬紧下唇,冲出了房间。

  入眼的是营中的人匆忙去请军医的身影,和靠在队友身边艰难走着,浑身是伤的燕诛。

  柳清愣住了,而燕诛像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抬起头给了他一个勾起一边嘴角的微笑。

  “我回来了……”他这么说着。

  这句平常的话此时却在柳清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震的他没有回答,也没有表情,只是跑到了燕诛身边帮忙扶着他往房间走去。

  燕诛垂在身侧的左手动了动,试图抬起来摸一摸柳清的头,可柳清却拉开了些距离,躲开了。

  燕诛的手顿在半空,没了下一步动作,最终他抿紧了唇,垂下了手,什么也没说。

  治疗一直持续到半夜才结束,而燕诛在军医说了'可以了'之后便睡了过去。

  众人见燕诛没了大碍,便在安慰了柳清几句后各自回帐休息去了。

  月亮高升,吹了蜡烛的屋内靠着清冷的月光保持着一点明亮。此时的屋内只剩下了一大一小两个人,而刚刚一直安静站在旁边没什么反应的柳清终于有了动作。

  他上前几步趴在床边,楞楞的盯着平稳呼吸着的燕诛看了一会儿,然后抓住了燕诛露在外面的手。他把脸埋进被子中,颤抖着无声又剧烈的哭了起来。

  燕诛回来了,但那种以为失去他了的恐惧还是留了在柳清心里。

  柳清沾染着泪水的眼睫蝴蝶翅膀般颤了颤,他想啊,想着燕诛要是没有回来该怎么办,直到他睡了过去,梦中红色的血重现。

  **********

  柳世怜敲了敲燕诛的房门,确定无人应答后他低声说了声抱歉,然后推开了门。

  他和燕戍北是今天凌晨到的苍云,还没坐下休息一会儿就听同门说了燕诛的事。柳世怜放心不下那个和自己同姓又喜欢缠着自己让教武功的小鬼,站起身跟燕戍北说了一声便急匆匆的来了燕诛的住处。

  燕诛依旧在床上昏睡着,小小的孩子却是趴在床边睡得十分不安稳。

  看到屋内的情景,柳世怜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上前几步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柳清身上,却不想柳清被自己这么一个轻轻的动作给惊醒了。小小的孩子像是被什么鬼怪抓住了一般,猛的直起了身子。他没回头,凌厉问道:“是谁?!”

  “是我,”柳世怜拾起了滑落地上的衣服,轻声回道,“柳世怜。”

  “世怜哥……?”

  “是我。”

  “世怜哥……我……”柳清低下了头,握紧的双拳不住的颤抖着。

  “没事了,都没事了。”柳世怜垂眸看着柳清,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学着燕诛的样子摸了摸柳清的头。

  “以前父母说,会永远陪着我,可后来他们都死了……当时我拼了命想救他们,可最后还是只能看着他们被杀死了,”柳清的尾音拉的长长的,像是快要没了力气,他哽咽着,继续说道:“我不想,我不想再那样了……”

  柳清顿了顿,像是在这一瞬间做了什么决定,他问:“世怜哥,你能带我去霸刀山庄习武吗?”

  柳世怜为柳清这突然的请求愣了一瞬,随后他正色道:“认真的?”

  柳清站直了身,回道:“认真的。”

  柳世怜直视着柳清,忽然觉得好像有一团火焰在那双黑沉沉的眼睛中燃烧着,他笑了,“很辛苦的,我可是切磋挨了哥哥不少打才出师的。”

  “我不怕。”

  “好!”柳世怜笑着拍了拍柳清的肩膀,“现在快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待几天就要回霸刀山庄,到时就把你一起带去。”

  柳清点了点头,除了靴子小心翼翼的挨着燕诛躺下了。柳世怜站在门外看着他安稳躺好,然后替他关上了门。

  做完这一切,柳世怜低下头叹了口气,思考着到时怎样才能让自家哥哥接受这个小徒弟,一转身却是看见了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的燕戍北。

  他愣了一下,随后向燕戍北走去,“你怎么来了?”

  “找你一起回家。”燕戍北木着一张脸,上前几步接过了柳世怜手里的外衣,待他在自己面前站定后给他披在了身上。

  “我不冷。”柳世怜笑了笑,牵住了燕戍北的手。

  “嗯,是我觉得你冷。”燕戍北说话的语调稳重平缓,可柳世怜听了后却笑的更欢了。

  “那就赶快回家吧。”

  “嗯。”

  两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而月色似乎更明亮了些。

   ********

    TBC?

    其实是END

    对不住,这玩意儿其实老早就开始写了,没填完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
    应该不会补完了
    文名和苍爹的名字玩了一个梗,不知道有人看出来没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杨渡我 | Powered by LOFTER